同志会所
客服电话: 150-0991-6965微信同号
客服QQ: 854269036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您现在的位置:  同志资讯
我跟直男混混的感情纠葛
如果你要骗我,就请骗我一辈子,直到我从这世界消失、、、你若不离、我便不弃,假如有天你不在爱我,我会转身默默离 去,在你身后默默的祝福你,宝贝、你也许现在不会看到我发这个贴(因为他从来不进gay吧,和同志网站,)但是'如果以 后你看到啦,请不要生气、因为我想把我对你的爱让全世界分享、、、仅此而已 我今年20岁,事情要从去年说起,也就是我和他相遇的那天,我是一个南方人,只是去年才来到北方这座陌生的城市、山 东、青岛'我在一家ktv里面当服务生,这家ktv是个连锁型的,我上的是夜班,在某一个晚上,我和他不期而遇、、、 记得那天晚上,我被分在三楼,我们这家店一共四楼,和我在一个楼层的还有两个,我们这是营业到晚上两点,早上十点就 营业,先开房,后付费,不像有的ktv是先付钱再唱歌的,我们这里面也有陪唱小姐之类的,总的来说不是很正规,那晚快 下班的时候,在vap包厢,有一伙小混混和穿的一些很妖娆的女孩在唱歌,由于我们那时都一点半啦,客人还没有走的迹 象,加上就剩他们一包啦,卫生都打扫好啦,他们不走我们也就下不了班,和我在一楼的两个同事就让我进去催客,我是很 不想进去,因为有很多次客人喝多了酒发酒疯,到头来受伤的还是我们服务生,我看着他俩那可怜加期待我去敲门的眼神, 我妥协啦、我不情不愿的拉着一张脸走进这烟酒弥漫的包厢,我敲门进去,房间里很黑,只知道很多人,因为之前送酒水进 去就看到有十多人,他们还叫啦陪唱小姐,我脚一踏进房间就踢到一个酒瓶,借着电视屏幕的光看到地上全是喝完的空酒 瓶,我都差点摔了一缴,地上全是水,劲爆的的dj震耳欲聋,耀眼的闪光灯刺的我眼睛难受,我当时心里诅咒他们回家路上 被车撞,妈的,大半夜的还不走,我看着房间里一堆的狗男女,男的基本上都脱光上衣,女的该露的也露啦,站在沙发和桌 子上胡乱的扭动着,我走过去直接给他们按暂停啦,然后里面的喧哗声,燥骂声都有,大喊着谁按暂停的,我把灯打开,面 带微笑的说,对不起,先生女士我们下班啦、、、然后他们有的人还说,把你们店长叫过来,有的又说我们走吧,然后我是一直站在那,他们开始走啦,我用对讲机通知前 台,这房间准备买单,并提示他们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,然后我对着楼层的两个服务生笑笑,他们终于走啦,快累死啦,然 后我们就打扫房间,只是,打扫到一半,刚刚的客人又回来啦, 只见一个身高183cm的男的走到我面前,(后来和他在一起我和他一起量的身高,才会记得这么情楚)只见这男的用很凶的 语气问我,你们谁捡到我手机啦,我们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说没有,然后那涛说,不可能、(他的名字里有个涛)他 让我们交出来,我们三个真是很委屈,这时又有三个男的和两个女的进来啦,只见其中一男的问涛,找着没,涛说肯定被他 们捡到啦,他们走到沙发上坐着,涛躺在沙发上,腿架在桌子上,我目视着他,发现他的手臂上还纹了个身,涛说你们赶紧 的,把手机给我拿出来,再不拿出来老子不耐烦啦,我打断他的话,说先生,我们真的没拿您手机,要不你先打下你的电话 看看是否能接通,涛突然一拍桌子,把我吓了一跳,他说**你妈,我说掉啦就是掉啦,然后他起来走到我面前,重重的踢 了我一脚,我摔到在地上,他说把你们店长给我叫过来,店长来了后他们说要去看监控,只是看完监控后,上面显示只有我 是先进这个房间的,可是我真没拿,他们都忘着我,这时涛走到我面前,突然扬起手又扇了我一巴掌,我真的很想还手,我 是真的很想还手,可是,我知道我打不过,我目瞪着他,他那喝酒后,血红的眼睛也看着我,这时和他一起来的那三八女 说,你拿啦就拿出来,别嘴硬,要不然不让你好过,满屋子的人都看着我,我真是比窦鹅还冤,突然一阵铃声响起,打断啦 这该死的气氛,涛打开他的包,然后翻出来手机,拿起就接啦,等他接完电话,走到我面前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转身 就走啦,什么话也没说,我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默默的说,这仇我是一定要报,别让我逮着机会、、、 只是他走后,店长把我叫到办公室,然后安慰我,说些什么鼓励话之类的,然后就给我开了三十块钱的奖单,我走出办公 室,心里恨恨的想着、妈的,无缘无顾被打一吨,就直这三十快钱,那该死的**,以后别让我找到机会,今天的仇,日后 加倍奉还,深深的吸了口气,摸着火辣辣的左脸,不用照镜子,也知道脸上肿的跟猪头一样,看着工装上的脚印,妈的, ***的狠,下手这么重,越想越来气,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就这么平淡的过着,只是对于那天发生的事,还是印在我的脑海里,可是就是这么平常的一天晚上,涛又 过来唱歌啦,只是这次我看他身边搂着一个女的,说实话,这女的长的挺好看的,披散着长发,画了个淡装,比上次和他一 起来的那些女的档次要高多啦,涛脚上穿着白色的运动鞋,下身穿着淡蓝色的牛仔裤,上身赤裸,只是肩膀上随意搭着白色 的体恤,理个圆寸头,显的很精神,长的一张瓜子脸,只是肩膀上的纹身实在是抢眼,加上他身上那股痞子劲'一切美感都 消失啦,看着他跟怀里的那女的有说有笑,看着他的笑容,真阳光,感觉像邻家大哥哥,前提是改掉他的痞子气息,我正看 着他,不停的在心里做评价的时候,这时他突然眼神看向我,一时之间两人死目相对,我快速的把眼睛转向别处,但是不知 道为什么,我还是用眼睛的余光瞄着他那个方向,我感觉他把头又转向别处,跟旁边的美女又开心的聊起来,那女的说,你我听不到他是怎么回答的,因为我面前已经站了一女女士要买酒,等我服务完,再转头的时候,涛已经和那女的消失啦,只 是不知道进啦哪个房间而已,涛的出现,让我对上次的事情更加的清晰,我想起上次的事就特吗的来火,心里继续念着,小 样,别等老子以后找着机会, 上到十一点半的时候,一个从洗手间出来对我招手,我走过去,用职业的语言和该死的微笑对那胖子说,先生,请问有什么 需要的吗?那胖子说点酒,然后我就熟路的给他介绍几个啤酒套餐,他给我钱后,问了他的房间号,然后就买酒去啦,只是 等我敲门走进包厢的时候,后悔已来不及啦,最不想看到的人居然偏偏还出现在你面前,要是知道涛在这包间,我就让别人 去送酒啦,事已至此。我只好提着啤酒进去, 我提着啤酒进去包间、快速的扫视了一眼、发现房间里挺多人的,我瞥了一眼涛,只见那女的躺在他的怀里,他搂着那女的 腰,发现他把目光转向我,我迅速的把头低下,然后把果盘放到那脏乱的桌子上,然后那购物框里面的酒给他们摆在桌上, 地上全是空酒瓶,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涛的目光在注视着我,我心里暗骂,该死的小瘪仔,自以为事,上次要 不是你不听我的话,就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是我拿你手机,居然还打我,只是在我想这些事的时候,感觉再没有目光看着 我,准备出去的时候,麻烦事又来啦、、、 坐在他身边的一胖女的大叫了一声,她那破锣嗓子居然还能盖过麦克风的声音,此时全包间的人都看向她,前面说错啦,不 该说她胖的,应该称丰满才对,因为现在我和她很熟,要是被她知道我在背后说她胖,我非得掉层皮,这时她吸引了全包间 得注意力,连我走到门口来都转过身回望着她, 只见那女的快速的拿起面前的水灌进自己的嘴里,然后接着吐出来,然后用那杀父仇人的眼神看着我,破锣般的嗓子对我大 声说,服务员,你这什么烂西瓜,坏的也敢给我端上来,马上给我换掉,我走过去,看着刚刚才切好的果盘,用着很职业的 话说,对不起,女士,这个果盘是刚刚才做出来的,我话还没说完,房间里一男的就打断我的话,我说让你换就给我去换, 磨叽什么,我拿起桌上的果盘,对他们说,马上给你们换掉,然后我就出来啦, 我出来之后,就报备了主管,然后征得他得同意又从新端起做好的新果盘给他们送去,进房间后没看到涛在里面,我出来的 时候,刚拉开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看到涛也推门准备进来,然而我撇了他一眼就要跨出门的时候,脚下一滑,就顺势往前面 倒去,他一子双手接住了我,由于惯性,就倒在了他的怀里,我从他怀里站起来,然后低头一看,踩的居然是块香蕉皮,吗 的,这是谁手键,我没有说话,低头从涛身边走过,只是我能感觉背后他在看我,妈的,他刚刚起来看到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他叫我回去睡觉。我没理他,然后他去洗手间拉,我立马把网页关掉,怕他知 道我在写这个,他从洗手间出来后,又跑到沙发上来叫我过去,我没理他,他就打算抱我起来,我直接推开他,我说,要睡 你睡去,***的烦我'他在我脸上迅速的亲了下就走拉,我无语,好饿好饿、、、 那晚之后,有一段时间他没有再来我们这边唱歌啦,然而,有一天晚上,我两点钟下班回家,还是和他不期而遇,我不知道 是说这城市小呢,还是说我和他的缘分真的是很深,由于当时我不喜欢住宿舍,我就一个人在外面租了个单间,里公司也就 二十分钟的路程,我讨厌和那么多的人住在一起,感觉宿舍的环境很烂很烂,就一个人每天晚上下班后都走路回家,我喜欢 走路,感觉很好,但又不喜欢走太多的路,那次下班,我一个人走在街道上,街道两旁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老长,听着手 机里的音乐,慢悠悠的往家走,但是倒霉的事情总能让我碰到、、 由于大半夜的街道上也没有人,偶尔只有几辆车驰过,我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,听着手机里伤感的音乐,慢慢的走着, 这时迎面走来三个男的,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喝醉啦,走路都东倒西歪的'他们嘴里还呢喃着什么,等他们走到我身前快要擦 肩而过的时候,他们叫住啦我,我转过身,看着叫住我的三个男的,我打量他们的时候,他们同样在观察着我,只见对面三 男的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,一个烫着头发,另两男的也是理的寸头,我问,有事吗?他们说,小伙,我们三哥们身上没钱 啦,借点钱给我们使使,到时还你,兄弟,妈的,真当老子彪啊,我又不认识你们,再说我身上今天就只有八十来块钱, ) 刚开始叫我小伙,现在又叫我兄弟,改口也太快了,再说你打劫就打劫,还说的这么好听。我听完他们的话,心里已经明 了,对他们说,我身上没今天没带钱,明天给你们,行不?只见其中一男的说,好、那你明天给我,我听到他的回答就想 笑,只是我忍住啦,旁边两男的回过神来,一男的直接道,那让我们看看有没有钱,有手机也行啊。此时我手机里开开着音 乐,没关掉,看道他们其中一短发男的快走到我面前,我心慌,开始紧张,然后我一脚踢过去,转身拔腿就跑,后面三男的 就猛追,还边跑边骂、、、 | 这里离我住的地方还有一半的路程,街道两边都是围墙,又没有什么店铺之类的,只有我住的那地方才会有几家烧烤,我使 劲的跑,后面三个猛追,还边跑边骂,和他们的距离也就二十米左右, 我跑的实在是太累啦,再有两百米就快到我住的小区啦,老远就看到前面就有烧烤的灯亮着,还有几个人在那吃烧烤,我不 停的跑,心跳的好快,跑的肚子疼,都怪平时不锻炼,我咬着牙,继续跑,只是两腿有点发软,我离烧烤摊还有二三十米的 时候,就看到我前面一光着膀子站在树下,回头一望,后面三男的离我只有七八米的距离,我急啦,就再次咬着牙猛跑,看 到前面那男的在烧烤摊路边的树下打电话,我也就不转弯,直接以直线的距离跑,以结省时间和路程,因为只要我进了小 区,里面小巷多,那样能甩开他们,我脚下再次使力,往前面跑,在经过那打电话男的旁边时,只见他突然一转身,他原先 是背对着我,只见我撞了他的胳膊,他的手机掉在了地上。而我由于跑的太快,撞上的哪拿着电话的手,结果也甩在了地 上,这时,后面的三键男已经跑到我面前啦,气喘吁吁、、、 我甩倒在地上,膝盖和手传来火辣辣的疼痛,我还没来的及抬头,这时被我撞的那男的就说话啦,我***,你眼瞎啊,没看 到老子站在这啊,你还敢撞上来,经他这么一叫,后面的三键男,和坐在那聊天吃烧烤的人都望向这里,涛的几个朋友走过 来,这时我抬起头,顿时看到涛,我们四目相对,两人韧住,我张嘴想说对不起来着,但是一看到他我就把到嘴的话咽下 去,再看向他背后的三键男,这时,涛也望向被后那三男的,涛的几个朋友插进来说,怎么回事,谁敢欺负我兄弟,找涛的几个兄弟,走到我们中间,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没说话,这时那三见男其中的一个开口啦,你跑啊,怎么不 跑啦,小鳖崽子,跟大爷我杠,我看着那说话的男的,我选择默,发现涛一直看着我,我抬起头和他目光交接,涛又看向后 面三男的,眉头皱了皱,我试图站起来,但是刚站起来,膝盖疼的我又跌倒下去,我吸了一口凉气,呲了一下嘴,看着两手 都破了皮,手上都是细小的沙子,都被血染红啦,真的很疼、、 我试着站起来,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,膝盖刺骨的疼痛使我无法站起来,只能不停的呲牙,我的牙齿重重的咬着嘴唇,心里 对自己说,绝对不能在我的仇人面前懦弱,这时'周围的人都看着我,只见刚刚被我踢了一脚的那男的走到我面前,把之前 的一脚加倍的还给我啦,那男的嘴里看着我说,让你踢老子,让你踢、、、我坐在地上,手握成拳,很想起来还手,可我不 管怎么拼尽力气,就是没用,只能紧咬着嘴唇默默的承受,另外的两男的在那哈哈大笑,我低着头,无法看到涛此时的表 情,肚子和膝盖处传来的触感,让我很难受,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一个人选择来一座陌生的城市是多么的幼稚,可是这又能怪 谁呢,也许当初来到这主要是为了逃避我心里的那个人吧,我继续承受着那男的发泄,心里只能苦笑,痛的我神经都快麻痹 啦,记不清他踢了我几脚,还是十几脚,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,一声够啦,打断啦所有人的神经,包括我睁开艰难的双眼, 看着那出声的人、、、 涛大吼了一声够啦,全场安静下来都望着他,只见涛阴沉着脸,眉头紧紧的邹着,他一把拉开站在我面前踢我的那男的,然 后走到我面前,看了我一下,那眼神,我读不懂他此时所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,更是猜不透他此时的想法,他转过头,对着 刚刚追我的那三键男说,谁敢再欺负我的人,涛犀利的目光不断来回在那三键男面前扫视,那三键男看着涛,再看向我'再 把目光看向涛的几个兄弟,然后对涛说,对不住拉,哥们,咱们走,涛看着他们三键男走掉,然后看向他的那些兄弟,他其 中的一个兄弟说,啊涛,你认识他,他兄弟边一边看着涛说话,再用手指着我,我听后也看着涛,涛没回答他兄弟的话,就 蹲下来看我的腿,我低着头,看向膝盖处全是鞋印,裤子还磨破了个洞,鲜红的血液顺着我的腿流向马路,把他的手机都染 红啦,涛紧锁着眉头,只见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,然后双手握成拳,奋力的向那三键男离开的方向跑去,我抬起头,看到涛 的背影和他前面那三个背影,我和他们的距离也就100多米左右,涛的几个兄弟迅速追了上去、、我望着他们,在看向我的 伤口,在心里默默的沉思着、、、 我抬起头,看向涛他们跑去的方向,这时那边打斗的声音传来,看到他们一群人撕打在一起,不一会就看到那三男的跑啦, 然后涛他们回到烧烤摊这,他的几个兄弟回来的时候,都瞟了我一眼,然后也没有说什么话,就坐到那桌子上继续吃烧烤去 啦,我还是不断的尝试着能否站起来,可是真的很疼,我崔下头,看着自己的伤口,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,裤子染红一大 片, 这时我看到我眼前出现了一打卫生纸,我抬起头,错鄂的看向涛,他蹲在我的面前,他没有说话,但是我从他的眼睛 里看出了愤怒,他轻轻的拿起我的手,看着上面沾满沙子和血,他微微的邹下眉头,我看着他的动作,我把手从他的掌心抽 出来,疼的我倒吸一口气。他又死死的盯着我,然后,又用他的手牢牢的抓住我的手碗,,然后拿起卫生纸,很轻很轻的帮 我擦拭着 我们俩都没有开口说话,气氛很鬼异,由于靠的很近,他呼出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,加上他身上有一股淡淡清香钻进我的鼻 子里,不知道为什么,闻到这种气味感觉很舒服,只见他突然对我说,上次的事,对不起,。。。我看着他的眼睛,这时他 笑啦,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他,他笑起来很好看,虽然是瓜子脸,但是笑起来居然还有酒蜗,说实话,虽然我现在 在心里还是把他当仇人,但是他真的很帅,尽管他今天晚上帮了我,依然无法改变我对他的讨厌,我听着他的道歉,没有说 话,看着地上他的首机,屏碎啦,只是上面还沾着我的鲜血,无视他的眼神,两手撑在地上,虽然这次还是很疼,但是我居 然成功的站起来啦,我转过身背对着他,走掉,也许是我不想让我的仇人看到我受伤后的表情,也许是我不想再在他的面前 丢脸,才会有能力站起来吧,他看着我一瘸一拐的背影,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说话,我更是无话,是无话对他可讲,这里离 我隹的地方已经很近啦,等我走到转弯的路口,在回头看一眼的时候,他已经坐在他兄弟一起喝酒去啦。,。。。。 我步履艰难的走回家,平常只要两分钟就能到家,今天却用啦十多分钟,到家后,我用电热水壶烧啦壶水,然后小心翼翼的 把裤子脱下来,裤子蹭到膝盖的伤口'又开始流血啦,都肿了一大块,水烧好后用热毛巾慢慢的擦拭着伤口,大热天的怕发 炎,只是膝盖疼的我直咬着牙,又辣又疼,好想哭,可我还是忍住啦,等我清理完伤口,看下手表已经零晨四点半啦,看样 子明天是上不了班啦、 第二天下午,我打的去公司请了三天的假,然后回到小区楼下的诊所,稍微包扎拉下,拿啦点消炎药,在小吃街,要了份凉 皮,只是昨天晚上的伤口还是很疼,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回家,回家后,一个人在这狭小的房间,实在是没有事干,闲的无 聊,真的感觉很孤单,来这边没有多久,很多路都不知道在哪,什么朋友都没有,只认识几个同事,也不是很熟,低下头拿 起手机,打开音乐,听起了悲伤的歌,只是被那忧伤的旋律以及那歌词所感动, 不知不觉,想起了隐藏在心里面的那个人,也就是伟,(在这里叫他伟,同样是他的名字里有个伟,大家都叫他小伟)我 想,如果小伟要是在这里,我也就不会显得这么孤单,要是小伟他现在我身边,我想小伟也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我,可是, 这只是如果,我和他已经是永远的不可能啦,想起他,我的眼泪还是流下来啦,他现在过得好吗?有没有想起我,还是他现 在已经把我忘记了呢,我翻开手机里面的联系人,看着他的名字,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但我还是又放下手机啦,心里一个声 音告诉我,算啦吧,别去打扰他啦,既然你已经和他没有可能啦,你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不就是为了逃避这段感情吗? 但是我还是拿起手机,拨了他的电话,我对自己说,就让我再犯贱一次吧,好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,真的很想听听他的声 音,电话接通后,里面传来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,他说喂,你是哪位?因为我来到这边后就换了电话号码,没有告诉 他,所以他不知道,我沉默了一会,说,是我,他听到我声音,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,他突然说,你有什么事吗?语气很 淡的那种,我准备说话,电话那这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好像是在叫他,我嘴里刚刚发出我想。。。他那边就打断我的 话,说他现在有事,等下回电话给我,就直接挂断啦,电话里传来嘟嘟。嘟,我只能心里苦笑,本想告诉他我想你啦,可是 始终没有让我说出口,我就躺在床上看斗破仓穹去啦,。可是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,也没有见小伟给我回电话,看得眼睛 疼,就直接睡过去啦,等我醒来,一看时间,半夜1点啦,可是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,心里很失落,也许就早就是这样的结果 吧,我起床看着窗户的外面,一 片黑,只有路灯,睡又不睡不关,然后去网吧啦。。。。。。) 我来到小区附近的网吧后,开了台机子,这时网吧很少的人,大部分都在玩由戏,我在吧台附近找了台机子就上啦,然后打 开QQ飞车,就开始专注的玩飞车啦,由于我坐的位置靠近冰箱,冰箱就在吧台旁边,这时旁边一人站在我旁边从冰箱里拿 水,然后就直接在吧台付账啦,我眼睛看了下吧台,看到一男子穿着蓝色的牛仔裤,上身没有穿衣服,理个小圆寸,看到这 男的背影,真好看,身材真好,我心里也就这么的感慨啦下,就又接着跑车去啦,等我感觉有人向我这边走过来,然后就站 在我的旁边,不动,但是我没有看他,因为当时我玩由戏快到最后的终点啦,不能分心的,等我跑完,得了个第二,才转头 看向站在我的旁边的人,我晕,我只能说这世界太小啦,昨天晚上碰到涛,今天晚上又看到他,只见他看着我迷茫的看着 他,他峢嘴冲我一笑,很白的牙齿,笑起来真阳光,好帅啊,可惜了这张脸不该长在他的脸上,我当时心里就是这么想滴, 他说,怎么还玩这种幼稚的由戏,还跑得这么烂,我听了他这话,很生气,心想,这由戏幼稚吗?这人真有病,要你管我,
版权所有:新疆西北男子会馆   技术支持:一搜网络(yisou580.com)
新疆西北男子会馆24小时欢迎您的光临!
   管理